当前位置:新闻首页  武汉封城10天后「肺炎父家中过世」 女博士干笑:庆幸没送医院

武汉封城10天后「肺炎父家中过世」 女博士干笑:庆幸没送医院-世界上最烂的国家

2020年02月18日 13:11:33 来源:武汉封城10天后「肺炎父家中过世」 女博士干笑:庆幸没送医院 编辑:世界地震

武汉封城10天后「肺炎父家中过世」 女博士干笑:庆幸没送医院

强迫症消毒 洗不净担忧截至2月16日晚间12点,中国官方公布的境内确诊人数70,548人,死亡1,770例。她父亲是在那之外无法确诊、没有收治的庞大黑数之一。

她是中国文化大革命后第一个文学女博士,第一个引介女权主义经典戏剧《阴道独白》进入中国,也是第一批签署刘晓波《零八宪章》的学者之一。2004年,她从学者的书房出走,擎着摄影机奔向社运田野,从女教师被男友约会强暴致死的「黄静案」,到记录广东太石村罢免村官选举、河北邢台爱滋病村落、川震孩童、夹边沟农场劳改营饥饿虐待甚至吃人的惨案,以公民调查纪录与官方周旋。2010年,她获得法国西蒙波娃女性自由奖,但她上了黑名单,被困在国界之内,无法领奖。

图、文/镜周刊此刻,艾晓明正处于封城中的武汉,我们透过视讯采访。

2月2日晚上10点半,封城后10天,她高龄95岁的父亲高烧到41度,因肺部感染去世。父亲在封城一周后出现发热症状,但艾晓明肯定,近半年没出过房门的父亲不可能得到武汉肺炎,加上医院超过负荷,医生直接建议别送医,家属与看护也不能留下。艾晓明反复思考后做了决定:在家中为父亲物理降温,2小时翻身一次,鼻胃管餵食、造廔管排尿、抽痰、清洁,悉心照料不敢大意。

视讯镜头打开,摄影机正对着床铺。艾晓明哎哟一声,先是说了个笑话:「学校开不了学嘛,就用网路上课。有个老师上完课就上了床,视频都出来了,被通报教学事故,好多好魔幻的事情。」她干笑,笑声或许也是应对灾难的一种方式。

▲艾晓明在家中用口罩拼出武汉英文缩写WH字样,并放上一朵花代表祝福。(图/镜周刊提供,下同)

疫情来得很快,1月17日她还数度进出医院,为长期卧床的父亲找新护工,没看见有什么异状。2天后听说有医护人员感染,有重症者住进加护病房,一下子发生剧烈变化,23日瞬间封城。

「我比较困惑的是,最后我拿到的是不是我父亲的骨灰?或是里边有别人的骨灰?我只签署了一个简单的协议,他们把遗体带走的时候,没有看到什么可识别的东西。我父亲给母亲选墓地的时候,选好了他自己的位置,要和母亲合葬的。所以我也有思想准备,如果没办法确认这件事情,我留了父亲的遗物,包括他的眼镜、口琴、读过的书,至少确定可以安葬。」父亲学佛,艾晓明讬佛寺做超渡仪式,立了灵牌、供饭,「给我很大安慰,等交通放开后我还会去寺庙,一方面感谢法师,一方面作为家属诵经磕头。」

封城之际,长期卧床的高龄父亲因肺炎过世,她在家中安安静静地收拾、告别。她不恐慌,封城于她无所谓,反正极权荒谬至极,她早已是监牢中的人。即便武汉解封,她还是一头困兽,要继续反抗下去。

武汉封城10天后「肺炎父家中过世」 女博士干笑:庆幸没送医院

更多镜周刊报导

「事后来看,这个决定是理性的。」2月2日晚上父亲停止呼吸,隔天下午2点半遗体运出去,因为疫情,没有停灵,立即直接火化,告别式省略,亲友都不能到场。弟弟因航班取消困在海外,无法赶回来奔丧,只有艾晓明一人静静送走父亲。她无比唏嘘,又为父亲走的时间感到无比幸运:「再晚几天处境会更困难,2月5日开始,武汉把所有发热病人强制集中收治,像我父亲这样一个全部失能老年人,离开了护理,是没有办法生活的。」

送别老父亲 再晚更艰难此刻,67岁的艾晓明处于封城中的武汉。她双颊丰润,下巴微宽,眼睛细长,说话温和有礼,访谈全程没有咳嗽。景框内四方的墙,四方的书柜与床铺,把她困在了家中。

友情链接: